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VR彩票 > 敌疲我打 >

他发明“海盗式打法”助邹市明两夺奥运金牌63岁再出山欲挽救中国

归档日期:09-09       文本归类:敌疲我打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6英尺的拳击台与64格的国际象棋棋盘,方方正正,不见枪炮,却有“硝烟”。

  拳手以肉身为棋子,周旋于绳圈之内。战术层面,走一步看十步,出拳、滑步、格挡、闪避,大脑飞速运转;何时出拳、怎样出拳、挑衅与克制,都必须在电光石火之间完成判断。战略层面,得知己知彼,扬长避短。

  所以国际象棋特级大师兼知名评论员乔纳森-罗森说:拳击是最像国际象棋的运动。

  事实上,精通国际象棋的拳手不在少数。前世界重量级拳王、国际拳击名人堂成员伦诺克斯-刘易斯,前世界重量级拳王克里琴科兄弟,均是个中好手——大克里琴科甚至拿到博士学位并成为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身边的政坛红人。

  尽管时有血肉横飞,但拳击与国际象棋一样,亦是属于智者的运动——拳王阿里若只有一身蛮勇,便不会成为美国文化的图腾。

  张传良,现任中国拳击协会主席、中国国家拳击队总教练。他最为人熟知的一重身份,是拳王邹市明的“师父”“张爸爸”和“一生的恩师”。

  15年时间,他将邹市明从退队边缘培养成两届奥运冠军,并一路护送着他走向职业拳坛。他跟邹市明,不是父子,却亲如父子,邹市明曾在自传《拳力以赴》中如此描述两人的关系:“您将世间最宽容的爱心与耐心,都给了我;我们生命相连,共同缔造了中国拳击的伟大。”

  2017年,已经退休5年的张传良在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的劝说下再度出山,试图重振日渐步入低谷的中国拳击。从此告别安定,可他在北京的寓所偏偏就在“安定”路上,安定路上到处都是四海为家的羁旅之人。

  国家奥体中心运动员公寓是张传良如今长居的地方。一张床、一套简易沙发、一个茶几、一位老翁,几乎就是寓所中的全部。

  他是“拳痴”,追求的是精神王国的富足,对于物质没太多要求,除了带队外出比赛、监督训练和协会日常工作,张传良的剩余时间都交给了这间十几平米的小房子,在这里,他钻研拳击的前沿战法,思索、推演,与11年前没什么两样。

  11年前是2008年,奥运年,这座运动员公寓也是为奥运兴建。张传良和他带领的中国国家拳击队11年前就住在这里,他们夺得了2枚金牌(邹市明和)、1枚铜牌和两个第5名。填补中国奥运历史空白的同时,更缔造了中国拳击前所未有的盛世。

  而一度,根据《三联生活周刊》援引圈内人的说法,“如果没有2003年之后的复兴,或许这个项目早就不存在了。”锦标主义,金牌至上,幸亏中国拳击在悠悠的历史长河中,偶然遇到了这对师徒。引领“2003年之后的复兴”的,正是这一对师徒。

  鲜花、掌声、分享会、表彰会,张传良的名字与北京奥运会绑定了,也与邹市明绑定了。从此,提到张传良,就绕不开邹市明,反之亦然。张传良的“智”,就深藏在邹市明灿若星辰的拳击生涯中。

  1998年,邹市明17岁,在地区体校复读。那是他从传统武术转入拳击项目的第3年,也是张传良从国家队重回贵州队的第1年。张传良要招一批新人,于是就来到了邹市明所在的体校。

  像是一场看货会,张传良和陪同人员远远地看着,通过看到的东西判断“货物”的成色和前景。邹市明和队友们,在场上卖力地表现,试图得到“那些人”的器重。几天之后,邹市明得到了去省队参加集训的通知,他在自传里将当时的张传良形容为一个“有一对笑眼、容光焕发、走路带风”的人。

  “他(指张传良)辗转江湖,阅人无数。见过太过习武之人,练就了一副狠辣的眼光,总能发掘出有潜力的新苗子,加以训练之后,很快就能出成绩。”邹市明在自传中写道。

  人们用“伯乐”来比喻那些善于发现、培养和使用人才的人,伯乐善于相马,而相马是需要有大智慧的。在遇到张传良之前,邹市明是人生十字路口上的一个普通少年,是驽马,之后,是一匹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彼时,中国拳击的日子过得凄凄惨惨戚戚,沿着老路继续走下去的结局,可能就是“成绩差-不被重视”的无限循环。中国拳击需要一次颠覆,对陈规、教条、定式、传统的全面颠覆。

  张传良入主之前,国家拳击队的训练方法沿袭旧制:一天四练,80%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力量练习上。2002年,张传良入主之后,史无前例地取消了早操,还大大缩短每天的训练时间(但强度大幅提高),星期天全天休息。

  缩短训练时间,不代表任由训练效果打折扣,恰恰相反,张传良带领弟子们利用空余出来的时间钻研、思考,将成果运用到有限的训练时间里,反而事半功倍。对此,张传良曾有一个绝妙的比喻:“就好比你唱一首歌有三个地方跑调。有的人从头到尾不断地唱,该跑调的地方还是跑调。正确的做法是把这几处跑调的地方找出来,高强度地练习。”

  具体到队员个人,张传良很早就意识到:“不需要硬碰硬,除非队员有这个能力。中国人在对抗项目中能取胜,大部分是靠技术取胜。虽然拳击的场上表现形式一样,但是中国的拳击训练方法可以走另一条路。”也就是一条以头脑、技术和灵敏度制胜的道路,学名“技术反击型打法”,俗称“海盗式打法”。

  “海盗式打法”颇得“游击战十六字诀”的精髓: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简直像是为邹市明这种身体天赋一般的拳手量身定做。它为邹市明带来无数荣宠,也为他带来诸多非议。

  批评者嫌它观赏性欠奉,更有人直斥邹市明:“你太胆小了,你光是跑,你得打呀!”还没打出成绩的邹市明有些陷入自我怀疑。

  张传良却极为坚定:“你必须要怕,怕才能有所警惕。”哪怕后来邹市明在职业拳坛遇阻,张传良也还是告诉外界:“进攻型拳手诠释的是拳击的品质,防守反击型拳手诠释的是拳击的艺术。邹市明在能力上要加强,但不要改变自己的风格打法,他的打法与梅威瑟一样,都是技术反击型。”

  ——前不久,梅威瑟成为中国国家拳击队总顾问,不知道与他技术反击型打法集大成者的身份有没有必然联系。

  而事实也的确如张传良料想的那样——邹市明凭着这套打法拿到了两枚奥运会金牌外加一条WBO蝇量级世界拳王金腰带。

  三言两语就将坊间物议消弭于无形,这是语言的艺术。张传良所颠覆的,不仅仅是拳击,还有许多约定俗成的话语。

  “要学打先学挨打。”这句拳谚,几乎人尽皆知,也被许多人奉为真理。但张传良偏偏认为:“要学打,先学会不要挨打。不然你还没有练出来,脑子就已经被打坏了。”于是有了后面的“海盗式打法”。

  “失败是成功之母。”张传良认为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失败的教训需要总结,成功的经验同样需要总结,否则难免过把瘾就死。他认为,所谓“黑马”,就是要将胜利和实力保持到最后,因此“成功才是再成功之母”。

  在他的带领下,邹市明从野校少年成长为全国冠军、国家陪练队队员、国家队队员、亚锦赛冠军、世锦赛冠军、奥运冠军……“时光早已把我们一部分生命熔铸在一起。”

  在邹市明眼里,张传良“像一个神秘的武林宗师,他身上不仅有着精到的训练技术,还有几近于‘道’的终极法门”。智,就是张传良的终极法门。

  2016年,邹市明拿下WBO蝇量级世界拳王金腰带之后,在更衣室里双膝跪地向张传良行跪拜之礼,这是一位中国汉子对恩师的最高礼赞。那时的邹市明,已是光芒万丈的“拳王邹”,而张传良,只是赋闲在家的普通老人,手中不握任何权柄。

  岁月激荡,时光流转,地点从遵义、雅典、北京、拉斯维加斯、澳门再到安定路上的小小寓所,眼前这个老人,他身穿藏青色圆领长袖T恤,慈眉善目,个子不高,看起来没多少肉,单薄的身体让那件T恤显得有些空空荡荡。他的头发几乎全白,但并不潦草,仍是一丝不苟地分向两边。他脚蹬的并不是拳击鞋,但步法轻灵,不疾不徐。他讲话时不自觉架起的双手,像极了拳击运动员格挡的样子。

  直播信号和视频录像均由用户收集或从搜索引擎搜索整理获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们自身不提供任何直播信号和视频内容,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本文链接:http://paphoslets.com/dipiwoda/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