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VR彩票 > 地炮指挥机 >

运20能否改装炮艇机 我军其实早就有了只是不想要

归档日期:06-07       文本归类:地炮指挥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孙子兵法》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虽然这段话的愿意是指兵力运用,但即使把这种正奇之辩放在单纯的武器方面也同样适用——在人类漫长的战争史上,各种脑洞大开的武器设计并不罕见,有的昙花一现,有的修正成果。飞机、坦克、潜艇……

  这些今天司空见惯的装备皆是源于当初那些略显疯魔的设想,今天我们要讲的“炮艇机”也是如此,这种奇特的武器充分显示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在战争中的巨大作用——只要开动脑筋,把现有装备重新组合起来,就能够创造出有价值的武器。

  炮艇机(Gunship)这个“脑洞”其实产生得并不晚,早在上世纪20年代,美国有一位飞行训练教官弗雷德·内尔森就曾有过类似设想,而且还真做过试验 —— 把机枪安装在一架DH-4双翼机的机翼上,飞机做“灯塔盘旋”(Pylon Turn这个名称源于早期航空竞赛中绕着灯塔的飞行动作),机枪侧向朝地面开火。虽然试验证明射击精度还是有保证的,但美国政府认为当时正是“世界和平”时期,对这种“奇思怪想”嗤之以鼻——要攻击地面,不是有轰炸机吗?要扫射地面,战斗机也可以干嘛,搞神马妖蛾子……。

  到了1942年,根据在大西洋反潜的实战经验,美军炮兵上尉吉尔莫·C·麦克唐纳(Gilmour C.MacDonald)再次提出了“飞机扛炮,侧面开火”的思路。他设想将轻型火炮和“巴祖卡”搬上运输机,盘旋在目标上空,向海面或地面输出不间断的火力,以避免安装轴向武器的飞机在攻击后必须掉头重新瞄准,存在火力间断的问题。在东南亚战场上,他的设想得到了部分实现 —— 美军在第443运输机团的C-47运输机上安装了12.7毫米机枪。以支援英军的地面作战。但战争一结束,这种临时的权宜之作也就此终结,不再为人所关心。

  到了1961年,这位陆军上尉麦克唐纳已经升为空军中校了(因为美国空军是从陆军中独立出来的航空队),但他仍然惦记着当年的“理想”,向战术空军司令部提交了一份名为《侧射火箭弹和航炮》(Transverse Firing Rocket And Guns)的报告,极力推销自己的炮艇机设想。

  他的理由是这样做的成本远比开发新武器低很多,而且可以直接利用现有的闲置装备,唯一可能要花点钱和时间的是要搞个试验场。但由于根本没有实战压力,此时的美军高层仍然对此不屑一顾,麦中校的一腔热情又泡汤了。

  1961年底,贝尔空间系统公司的助理总工程师、曾经做过飞行教官的拉尔夫·E·弗里克斯曼博士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了麦克唐纳,对他的设想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并利用自己的“关系”为这个设想造势,还拉到了一些人马来共同推进和验证这个设想,包括帕特森空军基地的心理学研究员约翰·西蒙斯上尉,以及航空装备部的两位飞行员——J·D·波伦上尉和J·A·比尔特上尉,他们为这个自发的活动起了一个“追猎者”(Tailchaser)的名字(怎么感觉是坦克歼击车上了天……)。

  西蒙斯上尉后来因为某些原因退出,不过他又拉来一个更合适的人特里上尉。泰里当过飞行员,在空军多个岗位任过职,还曾在越南呆过,见多识广,能言善辩,对“炮艇机”的设想也是大加赞赏,认为这个东西在越南这样的环境下将会大有用武之地。

  这一小撮“炮艇机”狂热分子最终促成了这个“民间”项目的上马,1964年,在解决了弹道、瞄准、飞行和机体强度等一些具体技术问题后,相关试验得以在一架改装过的C131运输机上进行,结果非常理想并得到了肯定,麦中校十多年的坚持终于开花结果。得到美军高层的首肯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把炮艇机再进一步落到实处,使之成为真正能够拿去作战的装备。

  考虑到“省钱”的问题,特里打算利用当时美军已经闲置的二战老兵C47运输机来进行改装,而此时也恰逢越南局势恶化,美军还正急需这种新奇武器,于是特里带最初的两架加装了7.62mm加特林机枪的C47来到了越南。

  这种改装过的C47最初命名为FC47,即“战斗运输机”,但是却意外地遭到了战斗机飞行员们的强烈抵制,因为他们觉得把这个又胖又慢的老家伙跟“战斗机”搭边简直就是一种侮辱,所以最后只好改成AC47——攻击运输机,这一命名规则也就此延续了下来。

  AC47上装有三挺M134机枪(minigun),被安装在左侧敞开的舱门和相邻的两个舷窗处,由于这种外部电力驱动的机枪拥有极高的射速(3000~6000发/分),能对地面形成密集而精确的火力,这也是这种类型的飞机被称作“炮艇机”的原因。由于北越军习惯于利用夜晚行动,所以AC47在夜间出动时一般采用双机编队,一架投放照明弹,另一架负责盘旋攻击(一架打完了再调换角色继续打)。

  其强悍的火力可以封锁面积很大的区域,经常使北越军损失惨重,也因此得到了“喷火神龙”和“幽灵”的外号。1965年12月8日,AC-47被命令前支援一支在蓬山地区守卫一个高地的南越军队,战斗从傍晚打到午夜,加特林机枪提供了不间断的火力,总共发射了20500发子弹,消灭了大约300名北越游击队。

  应该说麦中校和泰里上尉的设想和选择是比较成功的——运输机相对宽大的机身有充足的空间来容纳足够多的武器和弹药;另一方面把几乎已经成了废物的C-47充分利用了起来,起到了“盘活存量”的作用(当然也因为C-47盘旋性能出色),要知道当时的C-47的机龄已经不小,有的甚至比机组成员的年龄还要大,被戏称为“开着爸爸上战场”。

  这种老机出动一次的费用比“高大上”的喷气机要低很多,从费效比上看更划算,也比火炮支援范围更大(飞机的作战半径比火炮射程大得多)更灵活(可滞空5~7小时);也无需对人员做什么特殊培训,普通飞行员和机枪手略加提点即可上阵。由此看来,“炮艇机”堪称人与武器“优化组合”的最佳方案之一。

  AC-47前后共改装了53架,取得了不错的战果,不过毕竟AC-47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老家伙了,在实战中也暴露出一些不可避免的问题——下单翼布局使武器布置受到限制,射击也存在死角(因为要避免打到机翼);机身结构和空间决定了它只能承载机枪,提升火力的余地很小。

  另外如果北越军拥有小高炮和高射机枪的话,还是能威胁到飞行轨迹固定、机体也不算坚固的双发AC-47的,事实上AC-47在战斗中仍然损失了17架。于是在1967年,美军将另外两种更大号,生命力也更强,且是上单翼布局的运输机C-130“大力神”和C-119“飞行箱车”改装为炮艇机,用于替代老迈的AC-47,这一下美军就有了更为凶猛的“空中炮艇”。

  改装后的C-130和C-119就成了AC-130和AC-119“毒刺”,由于这两种飞机内部空间更加富裕,加装的武器也更猛——美军不光给AC-130装上了20mm M61“火神”机关炮,还把博福斯40mm炮和105mm榴弹炮都塞了进去(105mm榴弹最多可携带300枚,火力相当于一个炮兵连)。

  AC-119则装上了4挺minigun和两门M61(这下才真的是“炮”艇了)。为了能打得更准,观瞄设备也进行了升级,除了目视瞄准仪外,还装上了诸如前视红外设备、信标追踪器、移动目标显示雷达等“高技术”装备,并使用了模拟式的火控系统。相比于之前的AC-47,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完成了“升级改造”,战斗力提升是非常显著。家伙事多了,载员数也相应的从C-47的7人变成了14人。

  由于炮艇机的高效率, AC-130为主力的炮艇机投入使用后,就成了美军无役不与的武器,一架空中炮艇每次向地面倾泻的火力堪比一个步兵营,相当于无形中增加了许多兵力,这种比AC-47猛烈数倍的火力可以轻松收割暴露在地面上的步兵和轻装甲目标,拿下重装坦克和坚固的建筑物也不成问题。在1971~1972年的旱季攻势和“后卫”行动中,美军所摧毁的装甲目标中,有约55%是AC-130的功劳。

  由于AC-130的块头大,除了能以炮洗地之外,有时还能客串轰炸机的角色——携带威力超强的燃料空气炸弹对地攻击。在越南战争中AC-130曾投掷过重达6800公斤的BLU-82炸弹,一次可在密林中炸出一片足以供一架直升机起降的平地。

  由于其杀伤原理独特,爆炸时形成的超高压强和千度高温具有非常恐怖的杀伤力,普通工事,甚至是地下洞穴都不足以防御此种武器。在后来的海湾战争中,AC-130再次投下这种炸弹,腾空而起的蘑菇云让目睹此景的英军侦察兵目瞪口呆,以为美国使用了小型核武器。

  AC-130在越南战争期间为美军立下了不少战功,进行过无数次战术支援行动,美国空军统计过,在整个越南战争中,AC130共击毁了1万台以上的越南车辆。仅1971年11月到1972年4月期间,在对胡志明小道的封锁作战中,AC130就击毁了2782台车辆,击伤4553台。

  以至于美军步兵在地面受阻时呼叫炮艇机成为了一种习惯。关于这一点,一位美国空军上校有这样的描述:“你可能并不是常常需要空中突击队,但一旦感觉到需要他们的支援时,你就会发现这种渴望是如此强烈。”

  AC-119实际上接替AC-47执行任务比AC-130还要早,由于机身太短,又只有两台发动机,在武器布置上有些施展不开,载重也不如四发的AC-130(后来增加了两台喷气发动机),装不上较大口径的火炮,火力上就比较逊色了,因此美军后来主要将其专用于打击“胡志明小道”上的卡车。在AC-130大量投入使用后,这些AC-119多数移交给了南越方面使用,但也因此得到了一个不太光荣的纪录——是南越政权覆灭前最后一架被击落的飞机。

  在越南战争后期,由于北越军得到了苏联和中国在防空武器方面的大力支援,炮艇机受到了更大的威胁,渐渐变得不再适合使用了。在整个战争期间,AC-130和AC-119各损失了6架,不过相对于它们起到的作用而言,这些损失也还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在越战结束后,美军对这种在不对称作战中显示出高效率的“嫁接”式武器仍然很重视,因为美国军力强大,许多武装力量并不具备与美军对等较量的能力,类似于越南战争那样的局部冲突则是美军经常要面对的情况,而炮艇机无疑仍是应付这些冲突的有效武器。

  现在的美军只保留了AC-130这一种炮艇机型(8架H型和13架U型),在越战后的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战争或冲突中,都能看到它的身影,比如美军入侵格林纳达、入侵巴拿马和海湾战争中,AC-130都曾出动作战,并有效支援了地面作战。在入侵格林纳达一战中,AC-130一马当先,以密集的弹雨扫平了格林纳达军队的指挥中心,并有效压制地面的防空火力。

  在海湾战争中,AC-130也曾给予防空力量被先期摧毁的伊军以重大打击,收割了不少“人头”。在近年来的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由于对手基本没有防空能力,AC-130仍然被肆无忌惮地大量使用。

  2009年5月,AC-130的机体寿命已到极限,美国空军又将目光转向了原来用于执行特种作战任务的MC-130W,在被改装为炮艇机后,于2010年投入阿富汗战场使用,结果十分理想,从此正式得名为AC-130W“毒刺”II。

  由于技术上的进步,AC-130W不再更强调“凌空打击”,而是更偏向于远程攻击,主要打击手段变成了导弹——翼下外挂4枚“海尔法”导弹,舱内还可再容纳10枚“狮鹫”微型导弹,只有一门30mm机炮是近程武器。美海军陆战队也于2009年8月将一部分KC-130J加油机改装为炮艇机,并于2010年10月在阿富汗投入实战,也起到了不错的效果,这就是目前最新式的炮艇机——“收割鹰”。

  尤其是在这种美国的反恐战争和不对称战争中,这种空中炮艇成为打击无制空权的游击队的利器。不过,炮艇机只适合对付缺少防空能力的游击队和非正规武装。炮艇机如果遇到具有完整多层的防空体系的正规军,分分钟给你打下来。

  没错,炮艇机就是用来剿匪的。其实中国空军在60年前也使用过炮艇机。在1956年和1959年的平叛作战中,我们空军曾经出动图-4战略轰炸机剿匪。

  图-4轰炸机的续航能力特强,空中停留时间在八小时以上,最大航程超过5000公里,航速每小时550公里,载弹量9吨。图-4的机载火力也很惊人,机上安装了10门20毫米Б-20Э型航空机炮,5门23毫米HC-20型航空机炮。

  在平叛剿匪作战中,空军将图-4轰炸机作为炮艇机使用,中央火控可以同时操纵四个机身炮塔集火射击,进行机炮低空扫荡,那场面十分感人。

  炮艇机主要用于密集火力空中支援,对于零星分布于地面、缺乏空中火力保护的部队有致命性的打击能力。炮艇机有比较复杂的电子和光学干扰系统,投放放热诱弹,而且飞得相对较高,一般在夜间活动,零散的步兵或游击队,由于没有低空预警雷达等防空系统,即使有便携式防空导弹和小口径高炮,也不容易击落炮艇机。

  目前美国空军炮艇机队中有25架AC-130,炮艇机在过去的战争中有过被地面高炮击中的情况,先后有8架炮艇机被击落,其中6架是在越南战争中,2架分别在科威特和索马里的战争中。

  炮艇机可以用来打击防空力量薄弱的游击队和恐怖组织武装,是绝对制空权体系下的产物,但是对其他空军体系比较健全的国家没什么用处,只要有完备的防空系统,能够及时发现,几门老式高射炮也能把它打下来。

  一支军队需要对付多种类型的对手,也需要多种不同的武器,美国人也没指望炮艇机包打天下。所以,美国很少在正规的地面交战中使用炮艇机,炮艇机如果遇到野战防空体系完整的正规军,会死的很难看。所以,目前看,中国空军毫无必要去研制炮艇机。(作者署名:军武次位面)

本文链接:http://paphoslets.com/dipaozhihuiji/29.html